首页 »

中纪委老王如何借“外脑”反腐败?

2019/10/10 1:32:50

中纪委老王如何借“外脑”反腐败?

 

今年以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不同场合谈反腐,总能引起外界的关注和解读。9月9日,他如约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出席2015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的代表,这是中共大规模首次借“外脑”智慧惩治腐败,从参会的多位外国前政要各自治理腐败的经验来看,不难猜出中共借助外脑反腐激荡的主线。

 

今年的对话会共设置了四个分议题,分别是廉洁政治、惩治腐败、依规治党、全球合作,四场对话会均是闭门会议。但王岐山在讲话中对从严治党的精彩阐述,还是透露了一个重要逻辑,执政党之所以承诺重拳打击贪腐,就是要重拾中国共产党一脉相承的组织和纪律原则,而最终的历史使命是取得人民信任,带领人民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

 

王岐山多次谈到了承诺,这不仅使人联想到中共“十八”大之后,他以副总理身份访美时的一次演讲。那是在美中关系委员会的宴会上,向来喜欢脱稿的王岐山讲了承诺和期待的关系,大意是大人有时候会给小孩子承诺,比如睡前讲故事、周末逛公园等,但如果不守承诺,期待就会变成失望甚至绝望。王岐山引申道,对孩子和一个家庭都如此,更何况一群大人和国家。

 

细想中国一直呈高压态势的反腐工作,确实是这种言必出,行必果的体现。再看看和王岐山对谈的外国政要,个个都很有来头。

 

南非前总统姆贝基执政期间成立“天蝎队”惩治腐败,全称是南非全国检察院所属的特别行动指导处,其成员来自警务、金融、法院和情报等部门,专门从事侦破危害社会的重大和恶性案件以及政府官员的严重腐败行为。

 

2005年,“天蝎队”就曾查获联合国援助南非救济金被贪污案,逮捕了3900多名政府公务人员。在出动特别力量打击腐败之余,姆贝基加紧依法惩腐,2004年4月,他领导的政府颁布《预防和打击腐败法》。

 

意大利前总理达莱马是意大利左翼民主党领袖纳波利塔诺的得意门生,二者都崇尚清廉的政治生活。早在1992年意大利以反腐打黑为主要内容的“净手运动”中,意大利人民党和社会党几乎所有领导干部都被查出大量腐败涉黑问题,唯独达莱马所在的阵营没有受到牵连。

 

早在和王岐山见面之前,达莱马就在北京就指出,反腐是各国政府的责任,同时也是政党的责任,是透明性和责任的结合,“政治家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并让公民对政治家的公共行为进行监督,主要途径就是通过体制,使普通人获得直接监督的手段和方法,这是反腐败最好的保障。”

 

卸任后一直保持对中国反腐观察热度的陆克文也出现在会场。两度担任澳大利亚总理的他曾判断,中国的大规模反腐败运动一时不会结束,中国领导人的目标是永久地维持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和权力基础。

 

不过,听归听,王岐山总归对反腐有自己的思考。美国前贸易代表罗纳德•柯克是王岐山在副总理任上的老朋友。他今年五月访华时,见到已经主管纪律工作的王岐山时,后者说道,全面从严治党是办好中国一切事情的前提,必须依据党章党规管党治党。反腐败能赢得全世界共识,中美两国要寻求共识,深化合作。

 

另外一个值得一提的人是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终身荣誉主席利奥•梅拉梅德,王岐山主管中国金融和经济事务时曾和梅拉梅德有过多番互动。王岐山转任中纪委书记后,梅拉梅德曾和王讲过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是如何反腐的。

 

在梅拉梅德的自传中有如下描述:成为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会员在芝加哥政界是拥有金钱和权力的象征,许多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创始人、会员及其子孙后代自始至终都与芝加哥政府“有染”。但是,某些知名会员有时却与各种形式的“逼仓”或称市场操纵“有染”,也就是说,交易商囤积用于交割的玉米或小麦,尽其所能把价格拉高。

 

梅自己的和外人讲更生动的版本是,面对这种行为,他想了一个法子,那就是错不溯及过往,言外之意就是从现在开始,“莫伸手,伸手必被抓”。不过,据说王岐山则不太赞同这个办法。于是,中国官场中已经退休,仍被肃贪的多个活生生的案例便有解了。